跑步

萌妻难驯 第八十八章 活色不生香

2019-10-12 18:1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八十八章 活色不生香

床头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芭比娃娃的衣服,带着面具,看不清她的脸。[燃^文^书库][]她双手背在身后,嘴里还塞着一团东西。

这什么情况?

化装舞会的口味变得这么重了?

另一边,陆雪漫躺在地毯上,脸色潮红,透明的xiǎo水泡连成了一片,整张脸都肿了起来,已经看不见鼻梁。

似曾相识的画面让周迈立刻醒了酒。

“漫漫……”

他走过去,不断的呼唤,她却没有任何反应。

当看到床头的大花束,周迈懂了。

糟了!

她花粉过敏,已经开始呼吸困难,必须马上送医院,再晚就来不及了!

脱下外套罩在她身上,周迈打横将人抱进怀里,“漫漫,你撑住,我这就带你去医院,千万要撑住啊!”

他抱着人正要走,就看见刘丹满脸怒气的站在门口。

“你打算抱着这个女人去哪儿?”

她怀着身孕,正是需要他的时候,可周迈呢?生意刚有起色,他就开始不着家。倒要看看外面有什么吸引他!

跟了他一整天,直到这儿,她才明白又是陆雪漫在捣鬼。

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她已经成了权家少奶奶,还恬不知耻的缠着周迈!

女人挺着不大的肚子挡在门口,周迈懒得跟她废话,不耐烦的盯着她,示意她让开。

刘丹明白他的意思,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

“你这么着急走,是不是嫌这里的情调不够,想把她带去酒店?”

“刘丹,你给我闭嘴!”

自从结了婚,他才发觉这个女人有多么不可理喻。她贪得无厌,永远不知道满足,得到一diǎn儿甜头,就想要更多。

无论他走到哪儿,每隔半xiǎo时就会接到刘丹的,而她永远只有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回家?

她到底是他老婆,还是追踪器?

如果不是看在孩子的份儿上,他早就跟她离婚了。

“你的眼睛是喘气儿的吗?难道看不出来她因为花粉过敏昏过去了吗?”

“我还真没看出来!”

刘丹砰的一声甩上门,望了望前闺蜜浮肿的脸,又扫了一眼床上的芭比娃娃,她脸色更难看了。

“你玩的这么嗨,难怪不愿意回家!在这儿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周迈,你不是人!”

“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当初是谁耍手段摸上了我的床!”

一年前,周迈在夜总会喝醉了,给陆雪漫打想让她把自己接回去。

谁知,她突然接到通知要马上出现场。由于走的太急,就把落在了刘丹家。

她接了就把周迈带了回去,然后两个人就发生了那种关系。从那之后,周迈就像鬼迷心窍似的,跟她打得火热。

现在回想起来,他之所以愿意跟刘丹在一起,完全是为了寻求偷腥的刺激。

可他也因此失去了陆雪漫。

气的咬牙切齿,刘丹彻底破了功,“周迈,你是个男人!就算喝醉了,也该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谁?你我到底是谁缠着谁,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我现在后悔了,行不行?”

冷冷一笑,她嘲讽道,“后悔也晚了!在法律上,我才是你老婆。而她是权慕天的女人,你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走到一起!”

简直无可救药!

“别挑战我的耐性,刘丹,你给我让开!”

“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家,否则我就打掉孩子,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去啊!别以为我稀罕你肚里那块肉,説不定生出来也是个傻子。你敢生,我们周家可丢不起那人!”

“周迈,你不是人!”

刘丹彻底被激怒了,泼妇似的冲上来,不管不顾的开始厮打。

可她是个孕妇,大动肝火本就伤了胎气,加上周迈根本不顾及她的情况,直接被撞了出去。

向后踉跄了几步,她腹部一阵剧痛,无力的顺着墙滑了下去。

“我告诉你,再敢管我的闲适,就滚出周家!”不屑的扫了她一眼,周迈抱着陆雪漫快步离去。

“周迈,你回来……周迈……”

额头沁出一层冷汗,刘丹想把人叫回来,他却越走越远。暗红的血液慢慢在身下晕开,她吓得魂不附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救命啊!”

扭脸看到床上的女人,她立刻有了希望,用尽力气想爬过去,却疼的浑身虚脱,彻底昏了过去。

周迈急匆匆赶往仁爱医院,而权慕天接到宋一铭的,也钻进了豪车。

二十分钟后,他赶到脑外科病房,看到洛xiǎo天的脑袋被纱布裹住,稚嫩的xiǎo脸煞白,紧紧闭着眼睛,还在昏迷之中。

宋晓雨坐在床边抽泣,看到他眼泪夺眶而出,转眼间就哭的泣不成声。

“怎么回事?”

陆雪漫失踪,林聪正在研究所追查址。

权慕天怀疑是洛xiǎo天留下了字条,可没来得及追问,孩子就出事了。

这一切只是巧合吗?

“xiǎo天……他,他……”

她哭的话都説不全,偷偷给保姆使了个眼色。

保姆跟了她这么多年,秒懂了她的意思,急忙解释道。

“权少,事情是这样的。xiǎo天少爷抱着平板玩了一整天,xiǎo姐觉得对他眼睛不好,就想把平板拿回来。可是这孩子倔强,怎么也不听。xiǎo姐説了他几句,他就往外跑,説要去找权少奶奶,xiǎo孩子跑的急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宋家的楼梯很高,大人滚下楼梯

,都会摔得头破血流,更何况一个孩子。

xiǎo天已经七岁,只有在害怕、紧张的状态下,才会不慎失足。

冰冷的俊脸没有任何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他越沉默,宋晓雨越心慌,偷瞄了一眼他的脸色,便心跳的失去了节奏。

短暂的沉默过去,他才冷冷开口,“医生怎么説?”

“医生説,伤势不重,但需要留院观察。”

若有若无的diǎndiǎn头,他转身离去。

xiǎo天的脑袋被包成了这样,保姆居然説的如此轻松。孩子是真的没事,还是她们在故作轻松,想把事情遮掩过去?

看着他走出病房,过了好一会儿,宋晓雨才松了一口气。

xiǎo姐的脸色很不好,保姆低声安慰道。

“您就别担心了,我看权少并没有起疑。再説医生不是説孩子颅内出血,就算恢复了,也有可能失忆。真要是那样的话,更不会有人知道内情了。”

攥着拳头,她还是忍不住害怕,“希望吧。”

走到电梯间,权慕天想打给白浩然问问洛xiǎo天的情况,这才发现没电了,便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

院办的值班秘书见到他,连忙迎了上来,“权总,您找白院长吗?”

“他在吗?”

“不在。院长去免疫科跟呼吸科的专家会诊去了。”

“我进去等他。”

犹豫了片刻,秘书叫住他,疑惑的问道,“权总,您没有接到消息吗?”

“你什么意思?”

看来,他真的不知道。

“白院长去免疫科会诊的病患正是您的太太。二十分钟前,人送进来的时候已经休克了。据送她来的人説,是花粉过敏引起的昏迷。”

“免疫科在几楼?”

“21楼。”

话音未落,xiǎo秘书只见到了一道潇洒的背影。

难怪她没回家!

可她平时很xiǎo心,从来不碰花花草草,怎么会花粉过敏呢?

提步赶到21楼抢救室,看到周迈在走廊上来回踱步,权慕天冷峻的脸上又多了一层霜。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难道是他把陆雪漫送来的?

响个不停,周迈烦躁极了,索性关了机。猛抬头,看到一张妖孽般的俊脸,他瞬间僵住了。

“权,权总,您来了……”

他是陆雪漫的老公,也是周家的财神爷。

以前洛琳活着他都开罪不起,现在更加不敢得罪。

一道寒光甩过来,权慕天声音冷得吓人,没有半diǎn儿温度,“你怎么在这儿?”

“我去邱少的别墅参加化装舞会,在休息室里碰上了漫……权太太。当时,她已经昏过了,我知道她花粉过敏,就把人送来了医院。”

他説的xiǎo心翼翼,刻意更换了相遇的地diǎn,生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然而,他低估了面前的男人。

权慕天太了解邱子峰,也很清楚那不是普通的化妆舞会。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宅,那种场合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他很想知道陆雪漫会出现在郊区的别墅。

“你进入单间的时候是几diǎn,里面还有其他人吗?”

他怎么知道不是休息室,难道他也去过?

一阵心慌,周迈只能坦白交代。

“我进去的时候是八diǎn左右……房间里除了权太太,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她嘴里塞着东西,好像被绑住了,既不能动,也不能説话。”

冷了他一眼,权慕天继续问道,“单间的名字叫什么?”

“活、色、生、香。”

真是个好名字!

很显然,她并不是自愿走进的别墅。

可那是邱子峰的私宅,安保非常周密。除了熟悉内情的人,外人没有机会把一个大活人带进去。

看来,有人想情景再现八年前的事情。

那么问题来了。

劫走陆雪漫,然后把她带进别墅,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至于帮凶,只会更多。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他表情淡漠,虽然声音不高,却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

周迈不敢停留,知趣的走了。

直到碍眼的人走远,他才走到护士站,拨通了邱子峰的。

另一端的男人美人在怀,正在兴头上,铃声在这时候显得极不和谐。原本不想接,可他总觉得这个号码很眼熟,便按下了接听键。

听筒里传来一对男女的靡靡之音,权慕天微微蹙眉,沉声説道,“喂,是我!”

“老大,有事儿?”

朝阳治疗妇科方法
陇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治疗妇科费用
陇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