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转经

2019-10-12 23:1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晓琴和我、扎西同是西北民族学院的同学。晓琴和扎西在大一时开始谈恋爱,大学毕业后,她不顾家庭的强烈反对,毅然和扎西去了西藏。

最近一段时间,我老是失眠,头晕晕沉沉的,每天都像在梦游一样。国地税合并以前,我是县地税局的第二把手,主管财务和人事,全局一年上千万元的开支都要经过我的手,找我办事的人比集市上的人都要多。可两家子合并后,我成为了第五把手,主管信息股和监察股,顿时门前冷落,无人搭理。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窟,整个人冻得瑟瑟发抖,牙齿不断打颤。

西藏平均海拔四千米以上,号称“世界屋脊”,是地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那里有连绵不断的雪山,碧蓝清澈的湖泊,神秘的藏传佛教。从小时候起,我就极想去那里走一走。现在正好休年假,架不住微信群驴友地鼓动,我便和十七名朋友踏上了去西藏的路程。

中巴车自省城出发,晚上抵达康定。翌日,从康定一路西行,颠簸着翻越许多高山。透过车窗,我看见路越走越荒凉,越走越难走。在一个山巅,两侧堆满了大小不一的乱石,没有一棵树,乱石绵延许多公里,像科幻片中火星的场景。不知怎么,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响,心潮难受想吐。领队说这是高原反应,每个人进入高原后必然产生,得有个适应过程,过两天就好了。车上不止我,还有几个队友也出现了高原反应,不过我比他们严重。走了多半天,在一个小县城休息片刻,吃了顿饭,车又启动了。走了一天半,车驶入一片草原,在稀稀拉拉的几幢房子前停下。由于车上人大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领队只好让大家停下来歇息。

一位满脸络腮胡、黑得像焦炭的人站在车门口,和领队亲切打招呼,然后领大家走进一个小院子。小院不怎么大,由一幢两层楼和三面围墙构成。我推开门走进去,里面有两间小屋。外屋临窗的地方摆了张条桌,一把椅子,里屋放了两张床,床上的被子、被单都是新的。眼见寝室条件简陋,我鼻子一阵阵发酸。领队安慰我说,出门在外可不比呆在家里,将就着吧!

一位瘦弱的姑娘走过来,她穿着单薄的藏装,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姑娘扯开嗓子,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喊大家去吃饭。

大家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姑娘给每人倒了一碗滚烫的酥油茶,招呼大家喝下。我端起碗,一股难以言状的味道让我眉头紧皱,不由自主地放下了碗。看着桌上堆着的风干牛肉、糌粑等食品,我心里直泛潮。我意识到没有一样东西自己能吃,连忙跑回屋,取包方便面,倒点开水泡着吃。也许是高原反应还没有完全消除,我觉得方便面变了味道,硬硬的,咸不拉几,特别难吃。

晚上,躺在床上,我感觉头疼欲裂,胸憋气短,四肢困乏无力,心跳得特别快,像要跳出来一样。半夜里又感冒了,我的额头滚烫像火炉,咳嗽不止,震得肋骨发疼。吃了几片随身携带的“感冒胶囊”,毫不管用。见感冒好不起来,领队说我不能继续和他们朝前走了,得赶快和家里人联系返回。在青藏高原上,患上感冒马上会变为肺气肿,有性命危险。我一听顿时吓坏了,立即在同学群中发帖子,打听扎西的电话。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投掷了一枚石块,很快就有了回音。班长马大给我发过来扎西的电话,我立即给他打了电话。得知我来西藏旅行,扎西十分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当听说我患感冒时,他嘱咐我不能再朝前走了,待在原地等他。他距离我仅有半天路程,他立马出发朝我这儿赶。

我很遗憾地告别了同行的朋友,中止了自己的西藏之旅。想着自己来前曾满怀豪情地对朋友们说,这次要去西藏玩个痛快,结果中途打道回府,自然觉得很丢人,脸面无处搁放。

掐指算时间,扎西下午三点钟才能赶过来,自己在房子又呆不住,就出门在外面随便走走。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座寺庙,立即被寺庙边转经的人流吸引。男女老少一手持念珠,一手握转经筒,围着寺庙一圈圈转动。他们嘴里小声默念着经文,人流犹如远处连绵的雪山一样自然。在西藏几乎随处可见转经的人,因为人们认为转经就相当于念经,是忏悔往事、消灾避难、修积功德的最好方式。藏传佛教徒认为,神山、圣湖养育了他们,而山神、水神又护佑着他们。因此,他们对神山圣湖常怀有一种感念之情,认为绕行这些神圣的地方一周,就可得到礼佛敬神的功德。

上大学时,听扎西说过,去圣城拉萨朝圣,是藏传佛教徒毕生最大的心愿。朝圣的人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嘴唇嚅动念起经文,向前俯下身子来磕长头,然后站起来。每走两三步,又要俯下身子磕头。从居住地出发到朝圣归来,许多人要花半年,甚至几年的时间。由此可见,藏民大都有充满了虔诚的宗教信仰。

扎西来了,他是个典型的康巴汉子,皮肤黧黑,脸似刀削斧凿般呈现出坚毅的线条,一双眼睛风霜侵蚀的红,让他显得十分彪悍。与他交谈,方知晓琴三年前身患胃癌去世了。一想到晓琴之死,我惊恐万分,恨不得马上坐飞机回家,可这只能是一种妄想。与生命相比,自己以前受到的那些挫折又算得了什么?摆正位置,做好当下手中的每件事,干好分内工作,那些不切实际的愿望不必去想,这才是正道。

扎西一直开车将我送到了成都,与乘飞机赶过来的媳妇汇合。不过此时,我的高原反应一下子消失了,身体逐渐恢复。虽然自己这次没能走完西藏的旅程,可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我更加认清了自己。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勉强,逆天而行,只能自取其辱。就像自己一样,身体不适合去西藏旅行就不能去,硬去就要出问题。还是要像转经的人流那样,顺其自然,不可强为……

共 21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的中人物不多,只有“我”、扎西、晓琴、领队和一群去西藏旅行的微信驴友,陪衬小说主角的是一群转经的藏民。小说的情节也非常简单,就是“我”在中途患上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不得不中途返程。在返程之前,民族学院的同学扎西专程从康巴赶来看“我”,并且告诉我晓琴已于三年前患癌症去世了。小说中想要说的是,人无论做什么,都要像转经的人流那样,顺其自然,不可强为……有意思,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10-19 16:58:47 小说写得很有意思,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8-10-26 09:29:21 对,摆正心态,对一切不公都可平静对待!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舟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黄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上海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舟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黄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