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天际触及第一章南宫

2020-01-19 20:0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际触及 第一章 南宫!!

洛如瞳一路南下,朝小道缓慢行进着,一是为了躲避凶险,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加重嫌疑,因为她有两股势力保护她;二则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踪迹,是自己就好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一般,好自己做些儿自己想做的事;三,出于好奇,怎么说自己是一个囚困的小鸟还没有好好地做什么大事儿呢;不过,更重要的是——她想得到一些历练,小道还是有一些猛兽出没的,以提高自己的修为。

倒是南宫,还挺热闹的,来了个扑朔迷离的欢迎会?

“咚咚!”巨大的大理石砌成的巨大吊钟响起了庄严的钟声,由巨大拱形大理石所打造而成,绚丽而昂贵的巨大半圆形,南宫的正门的正前方,今天是南宫的招收弟子的日子,这一天,对于任何人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人也陆陆续续的来到大门前,注视着这显眼的巨大吊钟。

阳光微微往下倾,巨大的吊钟上,闪耀出七道光芒,映现出不同光彩,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聚焦到这里,就像光集中在一点,映出闪耀的光芒一般。

成千上万的帝国七璇子弟都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知道,南宫上下除了宫主外,七个最有实力的人,七星长老,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名字,只知道他们的名号和实力,以及——权力:星元、星锐、星耀、星璇、星灵、星光、星闪。

“各位!”深沉而有力的声音回响在这一片肥沃的大地上,“南宫一年一度的笊乌达会开始了!”,星元大长老!

年仅仅58岁,便进入灵王二转灵期,要知道这个等级与这个年龄是有些差距的,何况他还有“万人头”之其美誉。曾一人屠杀一头十万年魔兽,毫发无伤。回到南宫,平定叛乱,辅佐自己的徒弟南宫天夺得南宫宫主之位,砍下一万帝国叛军的头颅,并以强大的实力,当选了南宫最有威望的大长老。

王已驾到,七星光辉普照大地,昔日的伴友已化作辉影,消散在那五彩的余霞,是末日的到来还是弱者的一次奋力一搏?这一场天才与废柴的战斗,是天才碾压式的打倒,还是说废柴奋力一搏创造了奇迹?留给后面的人去沉思。——暗夜城惠,序幕完

“砰!”一道巨响,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哪里。

“我去,谁那么大胆,敢在这~~时候,”那个正在一旁看着这帮新人,在南宫已有五年的老南宫残渣,因为他也被判定为南宫第一水货,半藏?林,倒是在讨好长老们这一方面有些长进,就是拍马屁了,”不要命了.”

废墟所掀起的尘土在风中舞摆着,似乎再解释自己的来意,所有的人都想黑夜里的野兽,死死地盯着、看着,眼里发着光,要看看七位长老该如何处置这位玩世不恭的、无理取闹之人。

尘土渐渐散去,就像一层膜似的,渐渐褪去,露出了一个比较消瘦的身影,但因为尘土所化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消散,所以还没有看清人脸呢。

“谁!敢在帝国第一南宫的地盘撒野!”星璇那粗狂的声音响彻大地。

尘土向四周散去,“呼~簌簌~~~”

一个有些傲气的青年喊了一句:“喂!长老叫你呢!”又拍拍胸腹,自认为自己很聪明的做了一件事。

“扑!”青年楞了一下,头微微垂下,“啊!额~~~~~呃!”他,怔住了。

一滩溶血从自己的胸膛中涌出,血粼粼的肉向外凹陷,隆起了长至六厘米之长的肉起伏高低不齐,血“滴答~滴答~~”地滴到地上,就像南宫正门前方的巨型吊钟一样,“滴答~滴答~~~”

近旁的人互相看看,又互相看看长老,又瞄头看定了那个人,脸也逐渐显露出来,风中飘起一缕白绢,渐渐落在了青年的头顶上,血染在了上面,露出一朵微微裂开的彼岸花,可怕,可又有些儿——圣洁?

而青年就像静止住的时间线,像一个血淋漓的雕像似的。

“可真够残忍的啊!”

众人恍惚了一下,目光怔住地看向周围,心中被震了一下。

长老?还是那个他?

一个较为瘦弱的青年愣是倒地不起,一个较为健壮的也咽了一下口水,所有的人对他更是连想都没有想。所有,所有的人都愣了一怔,是谁啊!竟,竟然能够在半步(五米开外)之内,数十名人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却丝毫没有任何征兆……

“竟发生此等之大事!”洪钟般撕裂的声音在空气爆裂开来,没有强大的灵力作为依靠是不可能做到的。

“星元~~~~”

星璇很是一愣,自觉地后退了几步,要知道这爆炸般地声响,是谁都会这样向后退了退步,难道,有人会随时戴着个塞耳朵的么?但是星璇还是不由得撅了撅嘴,“难道我就不能任性一点么?”

看来,在星元面前,星璇还是显露出新一辈对待老一辈那样的尊敬啊!

“或许,也只有你可以对我的话当成儿戏了,唉,”星元摆摆自己的胡须,笑了笑,“下一次,要听我的。”

慈祥却有隐隐有些恐惧感的声音。

“嗯!”

“噗噗~噗~~~”

雾逐渐露了出来一个人影。

白云般扑朔迷离的白发映现在阳光下,显示出一个稚嫩却不乏理性的一个人。是王的降临还是魔的堕落?令人生畏的,血红色的眼睛,是漆黑的夜里,残月般的象征,稚嫩的脸庞微微泛起灿白的色彩。

……

一阵沉默

“这,这不是南宫驱逐到蛮荒的,睿!”星光惊叹道。

虽说星光长老不符合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所要的那种气质,但是想让他惊叹的,页绝对是一个一等一的高手,所以在场也是没有惊奇的,要知道,刚才一幕实在是太快,太强大了,不由得在场的所有人,三万一千六百人,裹囊了帝国的精英都一齐向这位不明来路的家伙投来赞赏和羡慕的眼神——唉,怎么同龄差距那么大呢?

半藏?林旁边的襄垣,在一旁耸耸肩,虽说在南宫已有六年的资历,可是却没有任何灵力的提升、长进,倒是身体素质,挨打的能力有了不少的提升,和他同年同日同术的同学先今都以身居高位了,而他仍在挂科呢!让他记忆尤深的便是下面那个闹事的和南宫先今宫主,南宫天!

“唉,看来,这家伙还是死性不改啊!”

林笑了笑,“我想,就是他!”

襄垣笑了笑,眼神中露出愉快,一个,一个野心家的愉快,“计划开始了!让这个南宫闹一闹!为了我们!”他环顾四周,又朝林瞪了瞪,“我们的帝国大业!我们的荣耀与尊严!”

林似乎听懂了一些,“啪~啪!”拍了拍手,“为了我们大家,还有那个老顽固也该死了!”眼神中充满了仇恨的火焰,要来了,我们这些学生的报仇来了!

“星元!”睿揽着一块破布捆在一块做成的破衣裳,落下的灰尘使得这件“临时衣服”更加地破烂,不过还好,他身上那佩戴的那传世玉光滑而闪耀微微余光,证明了他不是一个乞丐,“六年了!你就不能让我有一日的自由可言?”

“放肆!”这熟悉而严肃的声音,“帝国九宫之首,南宫,岂能有你一人定夺?你未免太看重自己了吧?就算帝国让你死,南宫也能让你活着!更何况是南宫让你死,就算是暗夜宣泽来,我也能让你死!”

所有的人发出惊讶的唏嘘声,不是帝国国王暗夜宣泽吓到了他们,他们什么人都知道,现在南宫才能让他们的才华的能力施展出来,才能够飞黄腾达,而所有都向往的地方的老大,最有资历的老大——星元!

睿微微抬头,毕竟是自己曾经的师傅、近乎朋友,兄弟的师傅,想当初,他们也可是一起学习术灵的“伙伴”啊!冷冷地说道:“你,是想让我死,么?”

沉重的语气,沉闷的天气,沉静的气氛。

“这个世界,总该会有些新旧潮流冲突的吧!”南宫天凝视着睿。

睿瞥视了一小会儿,“你以为我会怎么样啊!”

星元望了望,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在神圣的南宫玷污一件东西的!”星元在向他瞅了一眼他那卑微、被奴隶主所鞭策伤痕与那不堪入目的衣裳,而不,是破布,含有一点哪些所谓的高雅的帝国贵族气息的语气说道:“捡破烂的,碰什么,什么都是没价值的,没用的!”

神圣?高雅?

伟大的第一位灵仙逝的时候,曾说过,“一切的事物都是有价值的”,为什会这样?

“星元,两年前,可是我帮你们背了黑,现在想把我怎么样?”

“你在说什么?”星锐灵敏的耳朵捕悉到了一切声音,加上还不算傻的脑子——似乎发现了啥。

睿有些得意,轻蔑地说道:“他这老东西,没跟你们这帮鱼龙混杂的渣渣说么?”

永嘉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乌海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病中医专业医院
遵义癫痫主治医院
西宁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