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牧仙志第三百九十九章包罗万象

2020-01-19 23:1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牧仙志 第三百九十九章 包罗万象

藤手掌心鼓包,金光乍泄。童伯麟还没刺破藤手,其他藤手就接二连三拍落。道牧故意留出一个破绽,藤手拍落不重叠,拍完就散。

“死!”一阵龙吟响彻,藤手下迸发刺眼金光。

藤手爆碎,一寸金穿破重重藤手,穿过道牧头颅,却又是一尊幻身。

道牧早已遁影在童伯麟被打的地方,撤去隔肤蔽气,见他双手环抱,仰着头,面无表情,目无波澜。

童伯麟念咒捏剑诀,将霸鳞剑抛掷。龙吟掼耳,在半空爆散,金粉亿万万。童伯麟双手大张,金粉化金光利芒,密布天上地下,切割藤蔓,穿插道牧。

道牧踏着酒鬼瞎晃,金光利芒过身如流。也不知是道牧在躲避,还是金光见他绕行,伤不得道牧一根汗毛。

“绿叶化蝶翩翩舞!”亿亿万绿叶自藤蔓飞离,像蝙蝠捕虫一样,追捕金光利芒。

光秃秃的主干相互交错,爬满地面,攀满结界,就是一方荆棘牢笼。绿叶或被金光利芒洞穿,消减其威力,或与金光利芒同归于尽。

金光利芒数量少,锋锐强势,绿叶蝴蝶可生生轮回,平和包容,绿叶蝴蝶不断消磨金光利芒。

童伯麟需要分神如细丝控制金光利芒,金光利芒虽小,奈何数量惊人,需要源源不断注入灵力,对童伯麟是一个巨大考验。

武台结界能量惊人,藤蔓扎根结界,以此为土壤,以此为生命之源。道牧只需操控孕育在它们体内的牧力之源,分神与它们通灵。

“大叔!大叔!大叔!道牧真是个鬼才!”陆婷兴奋的摇晃梁广昇的手臂,“这就是大叔常跟我说的牧力之源的包罗万象!”

“羡慕啦?”梁广昇哼哼笑,瞥陆婷一眼,“当初你听我的话,能够耐住性,现在的修为可能会低几个境界,却也能像道牧这样自如。”

闻得此言,陆婷短叹一气,再如何悔恨都来不及。她眼咕噜转动,细声细语传声道,“大叔,你定有他法!”

“少则花数百年,长则花数千年,在原地踏步,不见任何进展,不起任何波澜,看不到希望。”梁广昇笑容更甚,看着武台,却传声给陆婷,“你愿意吗?坚持得住吗?”

“怎么会这么难?”陆婷身体僵硬,顿时无力感充满全身,“那道牧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办法,本仙无从得知。”梁广昇的笑容忽然变得阴仄,与之前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蓦然回首,对视陆婷,传声道,“牧剑山弟子入门时,都会以体内一切繁杂力量融合成牧力之源。成则生,败则死,这就是为何牧剑山一脉单传的原因。”

陆婷瞠目结舌,神情一惊一乍,梁广昇笑容时而憨,时而诡,别人也不知道陆婷和梁广昇在谈论什么。

童征很好奇,却无可奈何。别提童征,他们身后的织天仙女都不得而知。

“丫头,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了哩!修为越高,越难逆转,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梁广昇转正身,就见童伯麟忍不住施展大剑势,金光迸发万丈,如针扎入眼,不少人都忍不住闭上眼睛。

梁广昇依然淡淡看着场面,眼眸中映着他所看到的画面,啧啧怪道,“你什么时候想好,什么时候来找我。若你突破至天仙境,那就不用来找我了,届时唯有轮回转世才有可能逆转。”

“这……”陆婷瞪大眼眸,波光粼粼,“原来诸天神佛转世,并非是要渡劫,而是走错道途,欲重头再来?”

梁广昇说什么就是什么,陆婷也不怀疑真实性,似乎在陆婷眼中,梁广昇就是真理。

梁广昇脸上笑容收敛,忍不住轻轻一叹,“正是面临生死劫难,现今修为无法抵御,才会选择转生。尝试从头再来,走另一条道途。”

“大叔,我记得你讲过,越是宇宙中心,转世灵童越多,为争道统正宗,杀得天昏地暗。”陆婷并没有害怕,说话时脸上还充满向往。

“牧道连三教九流都排不上号,你若想要去看那大千世界,牧力之源是一把钥匙!”梁广昇的神情有些落寞,当道牧孤高的身姿映射在他双眼时,又有了些许复杂和兴奋。“牧道并非凭空出现,它曾是主流,曾是正统。牧剑山可以证明……”

“牧剑山?”陆婷定下神来,双眸绿波拍岸,“怎感觉大叔,你是在说一个人,而不是在说一个脉承。”

“是吗?”梁广昇再现憨笑,笑眯半眼,伟岸挺拔的身姿似被甚东西压得微微向前弯,右手示意武台,“童伯麟按耐不住气了哩!”

话才落,武台传来龙吟震彻九霄,金光极耀苍空。整个武台浑若一轮金耀日,刺痛着人们的眼睛,眼皮都失去应有的作用。

针扎眼睛的同时,流出来的眼泪就像是辣椒水和盐水一样,痛得天境修为的新人们,一个个痛苦的哀嚎,金光连他们探出去的灵识都绞灭。

结界好似一个蜂巢,嗡嗡叫个不停。修为不够的人,勉强能够听到激烈的搏斗,双方似乎又近身搏斗,听着那闷吼和怒啸,他们脑海中只能想像武台上的画面。

一刻钟后,金光突然暴涨千倍不止,将黑夜照如白昼。祝织山周遭数百里方圆,都在其中,惹来越来越多人的好奇与关注。

奈何他们无法登巅祝织山,更无法直视浮空武台,放眼望去只见厚厚云层,星幕明月,再也找不到光源。

浮空武台,道牧将童伯麟当皮球重踢三个来回,童伯麟这才成功招来霸鳞剑将道牧逼退,他红着眼,爆青筋,寒着脸,睚眦欲裂。

道牧潇洒如故,左手压刀,右手横放在腹,凌空踏步如履实地,“你修为不比我差,甚至更强,败就败在你没有一个匹配的心境。”

“聒噪!”童伯麟阴恻恻,切齿咬牙,狠狠吐出一口血沫,“你们这种自以为是,喜欢说教的人,真是令人犯呕!”

道牧哑口无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喜欢说教,同敌手说教分明是心理膨胀和自负的前兆。

一定是老怪的错!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治病怎么样
南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佛山妇科医院那个好
扬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湖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