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七十章 反击

2019-12-04 13:0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七十章 反击

茂密的林间,旭日的朝晖撕开雾霭,静静闲照着略微有些猩红的土地上。

萧文若懒散的斜靠在树杆上,噙着笑意的俊脸上隐约间有着凌厉弥漫出来,嘴角咬着片树叶。

刀三生站在高耸的山石上,居高临下,目光凌厉比的盯着正前方一道略微有些肥胖的身影。

秦武墨沉默不语,血迹斑斑的宗袍上着淡淡的血腥味道散发出来,其目光也落在正前方。

三道凌厉阴沉的目光带着杀意,徘徊于吴钩身上。

吴钩裂嘴,清澈的双眸微眯着,有些人畜害:“可是老子介意,明明已经发生过的恩怨,怎么能够做到冰释前嫌呢?”

听着吴钩这不假思索的拒绝,萧文若脸上的笑意盛,懒懒的道:“吴钩,你可别希望动手之后我会顾及同门之情!”

呼!巨大的重尺直挥而出,掀起的劲风狠狠砸落在正前方的树杆。

落叶纷飞,冷冽的萧杀之意在空气中弥漫着。

听着萧文若威胁十足的话语,吴钩轻轻抬起染血的竹剑,透着一抹凌厉:“萧文若,我吴钩的朋友不多,至少在百尺宗中没有!”

“也就是说没有继续废话下去的意义了!”

一旁沉默不语的秦武墨缓缓睁开微眯的双眼,漆黑眸子中的寒意一点点的凝聚于吴钩的身上。

呼!刀三生扛在肩膀上的巨刀呼啸而下,刀锋染着血,“萧文若,你若是顾及脸面,这胖墩就交给我!”

“清理门户的事情又岂能假手于他人,两位在一旁看着就行!”萧文若跃下树杆,身影犹如猎豹般暴射而出,掠过秦武墨和刀三生,手上的重尺给人带来沉重的压迫感。

萧文若抬步向着吴钩走去,森森一笑,笑容有些嗜血:“吴钩你给我丢脸了,至少我以为你会识趣些,才浪时间给你废话!”

“为了琅琊宗的弟子而丢了自身的性命,这可不像你往日里的作风!”

“再说,你在这里替苏败拼命,他又能看的到吗?”

“没准他心中正偷笑着,有你这个白痴替他拖延些时间!”

萧文若大步流星的朝吴钩走去,一动就牵扯着左臂上的伤口,身体略微有些摇晃,可是这道摇晃的身影却给人一种巍然如岳的感觉。

迎上萧文若渐渐冷冽起来的目光,吴钩眼睛眨也不眨,“还试图劝说我吗?”

“萧文若,你觉得一只离群的孤狼会畏惧这些吗?”吴钩不退反而向前迈出一步,一股强悍比的气息在他身上隐隐而现。

“隐藏的够深,入道九重!”萧文若双脚猛的一跺,整个身体向着吴钩扑落,粗壮的右臂挥舞起重尺,劲风大盛,隐约间有着数道残影直直锁住吴钩。

刁钻比的尺法立即封死了吴钩的去路,吴钩并未惊惧失措,步伐轻移,看似薄弱的竹剑却是迎上挥来的重尺。

找死!萧文若嘴角冷笑盛,一柄竹剑岂能承受住自己这重尺的威力。

就在二者即将接触的刹那,吴钩的剑指微动,竹剑就这么轻飘飘的偏移了少许方向,紧贴着重尺,吴钩的身体也是一偏

,险之又险的避开这挥来的重尺。

如此巧妙的躲避让萧文若眼瞳一缩,其重尺猛的一抽,横扫而去。

吴钩步伐有些踉跄的退后,再次避开。

接二连三的躲闪开来,吴钩裂嘴一笑,心中却咒骂着:“该死的老头,非得让老子拿着竹剑出来历练,否则老子岂会如此狼狈!”

“吴钩你就会闪躲吗?”萧文若眼神紧盯着吴钩,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尺法横扫而出,吴钩却总能险之又险的避开,微眯的双眸在萧文若身上扫掠,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在萧文若后方,秦武墨和刀三生原本抱着看戏的心态,但是见到吴钩接二连三的避开后,两人脸上也缓缓爬出了少许凝重,刀三生是失去了耐心,微握着刀柄,望向秦武墨。

“别浪时间了,动手!”秦武墨笑道,对着刀三生点点头,两人身形便一左一右,直接是对着苏败掠去。

强悍的气息席卷开来,吴钩目光皆是一变,面对萧文若,他尚且可以躲避,而面对疾驰而来的秦武墨和刀三生,吴钩可是没撤了,避开萧文若横扫而来的重尺后,吴钩猛的朝后退去,微胖的身体跑起来的速度居然奇比,犹如旋风般掠出。

“想走?吴钩你还真小觑我等三人了!”萧文若讶然一笑,握着重尺掠出,其速度居然不亚于前者。

秦武墨和刀三生紧随其后,三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吴钩的背影。

“真够耻的,好歹也是宗门翘楚,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联手欺负个小胖子?”然而就在萧文若三人掠出数丈的时候,一道噙着讥讽的熟悉声音却是毫征兆的落入四人的耳中,

吴钩身形微颤,掠出的身体巧妙的在地上一踏,止住,目光顺着声音的出处望去,见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那张邪魅的俊脸上噙着一抹比起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

秦武墨三人的目光也是凝聚向这道让他们恨之入骨的身影,眸子中的杀机立即迸发而现,特别是萧文若身影有些颤抖,偏头望着自己的左肩,双眸充斥着疯狂与仇恨,压抑着杀机的声音尖锐比的响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门你闯进来!苏败,这一剑之仇我可是谨记在心!”

秦武墨掠出的身形也是一顿,双眸中噙着一抹雀跃:“我以为你还会像丧家之犬,继续逃窜着,还真是有些诧异!”

扛着巨刀,刀三生冰冷的眸子静静盯着苏败,一旦苏败有所后退,他将立即追上。

“丧家之犬?真够难听的称呼,你们将这称呼强加于我身上,那么我就亲手就这称呼拿掉!”迎上数道情绪不一的目光,苏败缓缓的走了上来,其深邃的目光却投射远方的天际,朝阳驱散了天边的雾霭,飘荡的血云恣意在苍穹中肆虐,倒映在苏败的眸子内,犹如一团血影。

“亲手拿掉,就看你有没有这种资格了!”见苏败走来,萧文若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狰狞起来,手掌兴奋的颤抖着,眼中杀机弥漫:“苏败你可不要天真到我们会与你进行一对一的单挑!”

眼眸微低,苏败嘴角扬起一抹诡魅的弧度,道:“我可是一直很赞同恃强凌弱的,站在这里,我就不会知的去幻想我们这些魔门弟子会遵守狗屁规则进行光明正大的对决,在我们眼中,结果往往比过程加重要!所以,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就做好以一对三和你们玩玩的心态?”

以一对三?玩玩的心态!

萧文若眼神猩红的盯着苏败,前者的看似认真的话语让他狰狞的俊脸上牵扯出一抹笑意。

饶是性子冰冷的刀三生,嘴角也牵扯出一抹讥讽,前者的实力不过入道九重,论是自己还是秦武墨三人,都足以对付他,而前者居然要以一敌三?

秦武墨一直认为一个人自信是要与自身的实力匹配,否则自信过头了就成自负,甚至狂妄,冰冷的眸子中掠过少许笑意:“我不知道入道境的你为何能够如此自信,可能你不知道,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像一个人,弃青衫!论是说话的口吻,还是那惊人的自信,但是前者,他有凝气境的实力,而你只是却不具有!”

“琅琊宗有弃青衫,苏败,或许这也是你们这些琅琊宗弟子的不幸,一生只能作为他的陪衬!”秦武墨猛地一步迈出,浑厚的气息汹涌而出,目光锋利的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欲撕开苏败这张伪装出来的平静脸庞,将其内的慌张和恐惧毫保留的揪出来。

听到秦武墨话语中浓烈的血腥味,苏败笑了笑,漆黑的眸子中一如既往的平静:“我生来不就是为了陪衬他人而存在,而是将你们这些人仰望的存在,狠狠的踏在脚下!”

“胖墩,剑借我一下!”苏败头微偏,修长白皙的五指至衣袖中露出半截。

迎上这深邃犹如夜空的眸子,吴钩眼中掠过少许的担忧,虽然他知道苏败不能以表明的实力来衡量,然而秦武墨三人也不是什么寻常的角色。

“我可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我比谁,都要怕死!”苏败轻轻一笑,上前一步,与吴钩错身而过的刹那,白皙的右手夺过吴钩手中的竹剑,一点点冰冷刺骨的寒意在邪魅的俊脸上渐渐凝聚着。淌血的竹剑微扬,滴落的血迹在风中摇曳着,萧瑟的肃杀之意在二者间弥漫着。

“竹剑!”秦武墨狠厉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笑意,抬步向着苏败走去,一柄崭的墨笔出现在他手上,冰冷的笔尖透着少许肃杀:“还真是有趣,我秦武墨第一次被人如此藐视!”

“藐视吗?”苏败头微偏,清风骤起,吹刮着他身上猩红的血衣,一股浑厚不亚于秦武墨三人的气息迸发而现……

黔西南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贵州看癫痫哪个好
郑州癫痫医院哪里好
昆明看妇科好的女子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