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神灵诀 第四百二十四章 是她!

2020-01-16 22:3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灵诀 第四百二十四章 是她!

这个极境之地很大,至少此时木名几人还没有到达那中心之地,而此处也是一处福地,若是修为足够,每次吐纳都能补充无数精气,但是木名几人修为有限,只能任由那些精气纷纷没入烛九阴体内。

玄黄蚁也是如此,他的身躯恢复不久,但是对于精气的需要则是很庞大,而且随着深入,这里的神能等级也高了很多,每次吞吐剑都会让他的身躯发出一阵阵轰鸣,如有江水流过。

“羡慕不来的,老头!”

玄黄蚁看着木族的那个老者大声说道,此时故意卖弄,无数精气汇聚,最后他的体表出现一些脉络,那是血脉中闪现的符文印记。

那老者冷哼一声,但是眼中却有浓浓的羡慕之意,也没有掩饰。

木落见此,心中轻叹一声,虽然按辈分来说他应该称他为族叔,但是此人的生命本源却已经不再如日中天,而是渐渐枯竭,血脉之力也逐渐隐去,这意味着若是没有特殊的机缘突破,那么他的寿命会在不久后流逝。

而此时见到玄黄蚁生命之火如此浓郁,那些精气纷纷被吸收,他却不能了,身体承受不住着精气燃烧以后的焰火,因此,当吸收一部分力量只有便也罢手了。

或许,这就是修士和精怪的最大区别,精怪数目不少,但是和无穷无尽的修士比较,那也只是沧海一粟,不过每一头的精怪寿元,几乎都可以达到恐怖的地步,也许这才是冥冥之中的平衡。

几人来到一处,此处黑暗笼罩,带着不详之气,木落眼角跳动,看着飞入其中的几片叶子飞回,不由摇头。

这是他的血脉之力凝聚的样子,也算神通,只是此时全被浸染,变成一片灰暗。

环顾一周后发现身后不知何时也出现这些黑雾,似乎几人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一个阵法一般,而他们浑然不觉。

“这是阴煞阵,乃是采集无数尸身凝聚的大阵,也不知是谁丢弃在此处,此时和大地相容,我们大意了,否则有人催动,我们都要葬身此处。”

木落看了片刻才说道,面色有些无奈,因为进入这里后五感都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且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

“估计是有人大战留下的残阵,来不及收回,不过也可以看出那里必定有重宝出现,否则他们不会留下这大残阵。”

木族老者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凝重,另一人道:“咱们释放出血脉之力一直往前走,只要没有走出,就能走出。”

而此时,几人周围的雾气越发浓郁了,几乎不辨方向,昏昏沉沉,让人感觉到寒气浓郁。

烛九阴散出一口青灯,青灯悬浮在他的身前,散出淡淡的光幕将几人笼罩。

而木落张口一吐,顿时有一段晶莹剔透的树枝出现,这树枝散出绿色霞光,也形成一个光幕包裹住三人。

尽管是同行,但是还是有些戒备,特别是两个族老,对于烛九阴这里很警惕。

烛九阴也不理会,默默感应片刻,然后摇头,道:“只有模糊的方向,不过应该是那里没错!”

说罢,指向了某处,然后看向两个木族之人。

两人和木落对视一眼,木落点头,两人也就没有反对。

而木落散出淡淡的霞光,融入那树枝之中,顿时间有火焰飞出,朝着前方飞去。

只是前行片刻后,那些火焰突然熄灭了,而接着有莎莎之音传来。

“尸虫!这是巫族修士尸体内的常见的东西。”烛九阴立刻说道,而且猛地催动青灯,一道道火焰飞出,落入前方传出声响的黑雾之处。

顿时有无数嗤嗤之声发出,那里的黑雾也被驱散,而此时地面有成片的黑色甲虫出现,有些甲虫已经化作灰烬,但是还有则是不断爬动。

见此,木落一点那树枝,一道道绿色符问飞出,似乎是无数萤火虫飞出,那些甲虫纷纷退去,似乎极为害怕这些绿光。

“尸虫,乃是阴暗之物,这些绿光是生机凝聚的力量,对它们极为克制。”木落解释道,不过几人也看出了这些力量的奇特。

整个过程都落在木名的眼中,木名眼中有些波动,这种力量他无法掌握和运用,这是血脉至少开启八成才能调用的力量,但是他自己则是开启五成,另外五层力量,恐怕木名无法开启了,因为她母亲不是木族之人,他的血统不算纯粹。

看似没有相差多少多少,但是却有本质的区别。

很快,那些甲虫都消失干净,只是几人面色没有轻松反而很凝重。

因为眼前的雾气开始卷动起来,形成一道道人影和兽影,这些影子没有实体,但是都极为逼真,纷纷嘶吼飞舞而来。

“阴魂不散!”

木族的老者大吼一声,这些只能是残魂,受到阴气的滋养出现的意念而已,他的身躯中有一股波动散出,那些影子纷纷震碎,但是又有无数雾气卷动,再次侵袭而来,他们发出的嘶吼带着有种摄魂之力,让几人头晕目眩。

而这时候,木名几人各自一声大喝,驱散那种晕眩之感,随即散出力量,木名的雷火之力交织,直接炸开,朝着周围散去,以几人为中心形成波纹扩散开来。

那些雾影纷纷炸开,而且凝聚的速度缓慢了许多。

这时候魔藤的焰火也出现了,直接将黑雾点燃,那些黑雾发出低声的响动,如毒蛇在嘶鸣,极为阴森。

而此时,小和尚口中送念佛号,一阵阵佛音散出,那些黑雾纷纷避让开来。

见此,木族三人都有些无奈,他们修为强横,但是对这些力量的克制不是很强,而木名几人的力量都独有门道,对这些阴暗之力很是克制。

特别是那小和尚的佛音,更带着奇异的力量,此时的黑雾纷纷形成白雾,然后散去了,几人的视野终于变得宽阔一些。

虽然也只是局限于数丈之内,不过已然足够。

几人配合无间,那些黑雾终于不再靠近,整个过程中烛九阴和那两个族老都不再出手,因为他们似乎感受到了一丝不同。

果然,一道道轰鸣自远处传来,而这时候,烛九阴也而开口了,道:“咱们务必要合作了,一人之力我无法斩杀!”

两个族老盯着远处,默默点头。

接着三人消失了,不过也就在这时候,烛九阴的青灯猛地扩散,然后形成一个巨大的罩子罩住几人,烛九阴不放心几人,所以将他的神通留下,木族的两个族老也是如此,那树枝并未取走而是留给木落了。

木落走入几人的罩子之内,而且手中的树枝不断吞吐符文,似乎只要有什么不对劲,就立刻散出。

“没有问题吧!”木落问道,只是木名几人摇头,木名道:“很强大,应该是神临境,不过却是尸变了。”

“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咱们要不去寻找阵眼?”小和尚尽管感受到不安,但是还是大胆说道。

木落阻止,道:“不可,这残阵布置在地底,和这大地融合,只要我们不破坏,就不会被感知,否则残阵主人的意念就会绝杀我们。”

几人闻言,默默点头,此时待在此处才是最好的选择。

此时远处也传出巨大的波动,尽管被雾气阻挡视线,但是还是依稀看见电闪雷鸣,更有嘶吼传来。

一道道压抑的气息如潮水一般刮来,卷起大风,将黑雾都搅动起来,几人身外的罩子也是摇摆不定,好在没有多大影响,只是感觉压抑而已。

“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怎么会尸变!”石岚问道,不过却是对木名。

木名道:“浓郁的死气,应该是被人斩杀,尸体掉落此处,然后被此处的力量侵蚀,尸气在体内立刻聚集,这才唤醒身体中残存的意识。”

小和尚停止诵念佛号,因为,那些雾影都消失了。

那里的打斗还在继续,而且波动还在继续,木名皱眉,随即道:“你也去吧,尽快解决,否则我怕有变故!”

闻言,玄黄蚁点头道:“取一缕你的丹火!”

木名没有迟疑,知道玄黄蚁有对策,当即心神一动,眉心处立刻淌血,不过却飞出一道印记,这印记出现后,木名面色潮红。

玄黄蚁没有迟疑,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飞去了。

而木名连忙取出丹药吞服,稳住心神。

“这就是丹火么!”木落感受了那火焰的不同,身为木族血脉,那种感受之力更为强烈。

“生机和毁灭之力共存,你的力量都是对立,真不知你如何做到,哪怕我有些心得,但是终究还是依靠自身灵体的变化。”石岚感叹,木名的焰火和他的力量不同,但是又有很大的相同,都是两种对立的力量共存。

木名恢复了一些,方才的丹火分离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故而需要调息,此时说道:“这焰火奇特,并非传承之火,不过也可以说是传承之火,火源在师尊那里,也在我们这里,几个师兄曾说,哪怕我若是立刻身陨,丹峰内也会重新诞生出一个我,记忆不变,算是多一条命!”

木名知道丹火奇特,因此说出了奇特之处。

闻言,木落有些意外,道:“我木族似乎也有此手段,不过需要的代价很大,难怪丹火被很多人觊觎,但是始终无法修成。”

木名点头,丹火珍稀,甚至除却几位师兄之外,没有人可以修成,倒也不难理解。

几人没有再多言,而是静静看着远处的黑雾,那里一片模糊,只有不时显化神通的痕迹,只是那里声势越发剧烈了,几人胆战心惊,那种压抑之感越发强盛了,不得已,木落催动了树枝,散出绿色的霞光,这才感觉好些。

许久后,木族的两个族老出现了,不过此时他们很是狼狈,而且那中年修士抓着一只手臂回来,是他自己的手臂,断臂出有鲜血痕迹,不过止住了流血。

木名见此,眼中有些担忧,好在烛九阴和玄黄蚁也飞回来了,不过此时他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烛九阴面色苍白,肩头鲜血散落,眉心处有一道血痕,玄黄蚁倒是好些,不过身上有很多裂痕。

只是烛九阴却道:“储物袋内可能有一些你想知道的。”说罢,探出手掌,顿时飞出一个储物袋。

木名接过储物袋后,见到烛九阴和玄黄蚁立刻盘坐,而木落急忙上前,催动树枝,那树枝立刻滴落一滴绿色的汁液,那汁液落在那中年修士的手臂断口之处。

此时那手臂被他扶住,那绿色液体落下来后,他的手臂开始不断融合,而且有新的血肉生出,整个过程中有一道道霞光飞出。

“神奇,分神境可以断肢重生,但是极为耗损元气,这树枝竟然弥补了这点,而且还助他恢复气力。”

小和尚啧啧称奇,眼中露出好奇。

而那中年人接上手臂后则是立刻来到烛九阴几人所在。

一具尸体败在几人面前,几人盘坐在他的四周,不断结印,似乎要从那尸体中夺取什么。

“神临境体内的道行可以让他们参悟些东西。”木落言语,没有觉得意外和惊讶。

几人见此,倒是也没有觉得什么,只是他们看不出那尸体有什么奇特。

而这时候,木名也打开了储物袋,随即面色怪异起来。

因为这储物袋中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熟人。

“是她!”

木名放出了人影,小和尚一愣,忍不住说道。(。)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
信州协和医院地址
包头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怀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汕头如何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