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破界伐仙 第四十章:途生变故

2019-10-12 22:3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界伐仙 第四十章:途生变故

从天坑城到天空城有数万里之遥,以神风号的速度,需要大概一天一夜的时间才能到达,趁着这段时间柳晖开始炼化老况度送给他的法宝——骊龙霜枪。

在沙漠的时候他使用苍阙大剑,那是因为那时他没有其他选择,他最想要的武器还是素有“匹马单枪万骑冲,摧破敌锋任纵横”之称的圆杆长枪。

骊龙霜枪由斩去龙首的成年冰骊龙完整躯体凝练而成,老况度以逆天手法完美地封印保留了冰骊龙一身精华,就连活性都未流逝,漆黑枪身遍布硌手龙鳞,一尺长的双刃枪尖与枪杆结合处是一圈倒勾逆鳞,枪尖入体,再拔出来势要带出大块血肉,骊龙霜枪的枪尾便是龙尾。

冰骊龙的生魂被老况度抽出,抹去记忆保留气息重新打入枪身内,以之作为器灵,不仅完美契合长枪,更是平添了骊龙霜枪的凶悍气息,等于说这只枪其实就是有智慧的活物,它能根据使用者的实力调节自身重量和威势,完美契合使用者。

柳晖花了一夜的时间才将骊龙霜枪炼化,众多妙用他已了然于心,自感霜枪在手,实力能提升一大截。

凭感觉,他知道现在已经天亮,意犹未尽地将骊龙霜枪收回脖子上挂着的芥子碑。

解封后的芥子碑不似之前的灰白石牌模样,现在更像一个温润通透闪着荧光的美玉玉牌,里面有大量原星耀城未覆灭时期的经卷功法书籍,大部分他都看过,虽然一些武道修行之外的典籍,放在万年后的今天已经没有多少参考价值,他也没将它们丢弃,怎么说也有万年历史,对了解万年前的风土人情,物理风貌等还有一些研究价值。

一夜时间都花在炼化法宝上,这期间他始终有分出一丝精力作为戒备,这家商会的东家很有可能对他有不轨的图谋,在发现对方意图前,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好在这一夜都很正常,路程差不多走了一半,柳晖没有选择休息,而是运转《厚土载物决》,凝心修炼……

噔噔噔……

一阵纷杂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刚刚沉浸修炼的柳晖被打断,他有些恼火地皱起眉头,为了警戒外面的情况,他布下的隔音阵是单向的,即阻隔了自己发出的动静,而未处理外界的声响。

咚咚——

“乾甲号房的贵客,请开下门!”

“谁?本公子正在修炼,休来打扰!”

“抱歉惊扰了贵客,由于舰上有歹人作乱,已致多人死亡,神风护卫队带人全舰搜查,请您配合!”

不多时,便听到有开门声音。

“歹人作乱?莫不是这摆渡商会自己玩的把戏吧?”柳晖精神力循缝探出,将外面的情况感知的一清二楚,对这商会伙计所言深表怀疑。

这个时间点未免太巧了。

又不断有房间被敲开门检查,柳晖所在的房间是的房间号是“坤丙”,马上就要轮到他了。

果然。

咚咚——

只闻敲门声刚起,还未待外面伙计喊话,柳晖已经起身屈指将玉符弹入门上凹槽,同时一甩袖袍将四下元石收起,破除身外阵法。

门自动打开,门外伙计抬着手背,一脸错愕,柳晖微笑道:“请进!”

他倒要看看对方在玩什么把戏。

那伙计点点头,让开身子,瞬间四名统一着装的大汉进入房间,随后又一名白面书生模样的中年汉子也跟着进入。

中年汉子打量着柳晖,其他四人则分散四下查看,明明一眼就看空的房间,那四人却循着墙壁一丝丝的排查。

“在下摆渡商会管家吴晔,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中年汉子说话间,眼眯成缝,无形威压铺天盖地朝柳晖席卷而去。

柳晖似是未觉,一脸的云淡风轻,他轻笑说道:“无名小卒而已,不提也罢!”说完,一甩袍袖,负手走到房间内的圆桌旁坐下,自顾自倒了杯水,轻抿了两口。

“阁下昨晚是否一直待在房内未出?”

“我出没出去,你们会不知道?”柳晖嘴角轻挑,颇有深意反问道。对方没有对他直接出手,他也不好主动生是非。

吴晔面沉下来,这个年轻人在他威压下一点事也没有,还能轻松走动,实力定然是不一般,再结合他昨晚没出现在监视范围内……

舰上的杀人事故,此人有重大嫌疑!

“大人!”护卫查完,向吴晔抱拳回禀。

“怎么样?”

四名护卫同时摇头。

吴晔转眼朝自顾自悠闲品茶地柳晖深深看了一眼,然后摆了摆头道:“你们先去查下一间!”

护卫领命出去,吴晔则信步朝柳晖走去,并在他对面坐下

“阁下何意?你的人已经搜查过,阁下也亲自盘问过,为何还待在这里?”柳晖沉声道。

一直盯着柳晖,想从他脸上看出破绽的吴晔突然呵呵一笑,态度急变,抓起水壶为柳晖斟上,熟络道:“哈哈,误会一场,小兄弟莫怪!毕竟是有歹人作乱,已致多人遇害,作为飞舰的管理者我们有义务查出凶手,消除影响,给全舰近千乘客一个交代,你说是不是?”吴晔举起水杯,向柳晖扬了扬,意在释放善意。

对方这一番说辞,柳晖挑不出任何毛病,算是认可了吴晔的说法,朝他点了点头,将茶水一饮而尽。

“莫非这舰上还真出了什么事故?”柳晖不确定地想着。

“小兄弟果然深明大义!”吴晔说着轻点手指,右手食指所戴戒指白光一闪,桌上已经出现了一坛酒,重新拿了两个杯子一边斟酒,一边说道:“我与小兄弟一见如故,茶水实在寡淡,我这里有上等元力果酒,小兄弟尝尝看。”

清淡果酒飘香四溢,吴晔将写好的酒推到柳晖面前,邀他品尝。

“吴掌柜,我这人不喜欢跟人兜圈子,你有杀人嫌犯不去追查,却邀我在此喝酒,若说仅凭所谓的‘一见如故’就待这般,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有什么事还请直说!”柳晖没有端桌上的酒,而是盯着吴晔的眼睛,说出心中所想。

“哈哈,小兄弟爽快人,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直说吧。”

原来这摆渡商会不仅做摆渡载人的生意,还做着拍卖生意,他们的总部在天空城,就在几日后,正好有他们的一场拍卖会,拍品大都是各地分会收罗的宝物。

由于利益之争,各分部之间一直存在竞争关系。每年,营收最低的分会会长不仅会被革去会长之职,还会受到恐怖鞭挞之刑;而营收最高的几个会长会则获得极大奖励。

他们的营收包括两部分,摆渡的收益加上寄卖拍品的收益。

天坑城因为是座小城,每年摆渡收益在近百个分布当中都是垫底的存在,但这个差异也不是很大,往往一件不错的拍品就能把这个差距拉回来,所以每年天坑城分会的会长都会对拍卖这块的业务非常伤心,千方百计收集好的拍品。

一个月前不识货的柳晖拿灵犀软玉玉髓换了神风号的登船玉符,天坑分会的高层便盯上了他这块肥肉,觉得他可能获得了什么机缘,可能身怀异宝,打算在他登舰后敲出他身上的宝贝。当然这话吴晔肯定不会和柳晖说,后者的说法是邀请他参加拍卖会,并期望他以天坑分会的名义寄拍拍品,如果所寄拍拍品拍出好的价格,不仅不会收取他寄拍费用,事后还会反馈他一笔元石。

“小兄弟,你觉得怎么样?我们的拍卖会规格颇高,每次都会出现很多不错的天才地宝和功法法宝,小兄弟作为修士应该知道,我辈修行不能只靠勤奋修炼,还要辅以各类辅助修行的天材地宝才行。”作为天坑分会的大管家,他吴晔和天坑分会会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以在说服柳晖上,格外上心。

说实话,柳晖对那拍卖会倒是颇为心动,他现阶段确实有不少想要的天材地宝,淡然还有丹药。

见柳晖犹豫不决,吴晔大呼有戏,也更加坚定柳晖肯定身上有不少宝贝,看到的目光也不自觉变得热切贪婪起来。

柳晖注意到,皱眉说道:“吴管家,在下对你所言拍卖会倒是很感兴趣,不过我身上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拍品,只有一些近些年在山中寻到的一些山料,价值也不是很大,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

“哎,小兄弟哪里话,你有这份心就够了,说什么帮不帮的。我这里有张拍卖会的入场晶卡,小兄弟到了天坑城一打听就知道我摆渡商会的所在,到时可以直接来找我。”

吴晔将一张黑色晶卡递给柳晖后便匆忙告退。

柳晖也没在意,收起晶卡再次将门关上。

还有半天就能到天坑城了,本想趁这会时间,修炼会儿。然,神风号突然地剧烈晃动让他不得不再次打消修炼的想法。

“吼——”

宁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雅安好的治性病医院
贵港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宁德治疗癫痫病方法
雅安哪家性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