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三界四极天 第一卷 危急四伏 第四十九章 求道者_a

2020-01-16 21:00: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界四极天 第一卷 危急四伏 第四十九章 求道者

萧敬找回许多木柴,都是附近的枯枝干草,燃起篝火,深秋时节,昼夜温差大,夜晚不小部分取暖的话,会受寒的。

三人找了个三棵树之间的避风地带,萧敬坐在一边,两个女生坐在另一边,马尾辫呆呆地望着火堆发呆,岳妍目光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人都还没从之前的时间中摆脱出来,这次的挫折对人的冲击太大,特别是萧敬,之前那么大的场面,他都安然度过了,但这次却还是差点死去,要不是俞文静舍命救他,他早已是地上的一滩水了。

以前总有这样的一种说法,战胜自然!

但真的吗?战胜自然?冒险家徒步穿越了沙漠,登山者翻越了一座高山,就有人宣称,他们征服了沙漠,征服了高山!

但其实呢?你反而应该庆幸,庆幸沙漠和高山没有在你通过时展现出狂暴的一面,你应该感谢它的仁慈,而不是洋洋自得地说征服!

自然!光这两个字就好像有无穷的伟力,萧敬越是探索,就越是知晓自身的渺小,和自然的伟大。

和整个世界相比,一个人的力量又算得了什么呢?说穿了,人本身不就是世界的一部分吗?

萧敬告诫自己,任何时候都要存一分敬畏,砥砺前行罢了。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萧敬的沉思,萧敬看着发问的岳妍,微微一笑,道:“为什么这么问?”

岳妍皱眉想了想,道:“你……有些不一样。”

说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肯定地说:“你像和尚!”

萧敬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卧槽,我怎么就像和尚了,你看我哪一点像?

“怎么会?你是在说我有得道高僧的气质吗?”萧敬道。

“不!因为你有方向!”岳妍道,她好像回忆着什么,思索着说道:“和尚……或者说信众,不就是认准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的人吗?”

说这话时,岳妍眼前浮现的是朝圣路上一路前行的朝圣者,那就是信仰。

萧敬的笑容慢慢淡下去,最后留下了一丝,但这一丝微笑却好似透露着无比的坚定:“没错,我有方向!”

这一刻,萧敬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他是无比认真的说出这一句的。

他没想到岳妍竟会关心这个,便问道:“你不像是会关注这个的人,为什么会这么说?”

岳妍低头看着篝火,眼睛映着焰火,便好像她眼睛里也着火了一样:“因为,曾经有个人告诉我,‘你一定要有信仰’!”

萧敬敏锐地发觉她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便识趣的没有追问是谁说的。

“信仰吗?”他的目光陡然悠远起来,道:“很高大上的称呼呢,其实不过就是一点可笑的坚持而已。”

萧敬自嘲地笑了笑,道:“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我脑子坏掉了吧,这世道,顾好自己就得啦!他们大概会这么说,但我就是想管一管闲事。”

岳妍和马尾辫都没出声,只是看着他讲,萧敬继续说道:“从灾变到现在,我看过许多人死去,这样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下去,而我想要让它不发生!或者,至少少发生一些吧。”

篝火发出噼啪的木柴烧断的声音,萧敬拿起一根木头当做烧火棍,把火往上挑了挑,让火烧得旺些,秋天的夜晚,还是有些料峭。

“嘲笑你的人,你不用理会他!”岳妍清冷的声音从她低着的头下传来:“只有傻子才会嘲笑别人是傻子。”

马尾辫也附和道:“没错,有理想总是好事,嗯!”说着还连连点头,好像要显示自己十分的赞同萧敬。

萧敬知道她们也是想安慰自己罢了,作为感性的女孩子,能在失去同伴后还能想到忍着伤痛安慰别人,不得不说,马尾辫李小玥生活中也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

但萧敬看到过她抡起警棍时的场面,那脸上的凶狠让萧敬都有些瑟瑟发抖。往往平时越温柔的人,彪悍起来就越彪悍,这是人生一大哲理。

萧敬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便道:“你们值夜,我睡一会儿,到十一点叫我起来换班。”

岳妍一言不发就拉着李小玥到外面去守着了,值夜必须要略微加大一些警戒范围,因为睡着的人几乎没有戒备,若是以平常的警戒范围的话,容易被近身,那就几乎没有反应空间了。

到了离萧敬大概十米远的位置,岳妍便如老僧入定,眼睛半开半闭,看似警惕不高,但实则五感都已经在不停地侦查着信息。

但李小玥似乎略微有些气愤的样子,岳妍也知道,过了几分钟,声音古井不波地问道:“你有些情绪?”

“当然啦!”李小玥道:“他一个男生为什么把我们指使出来放哨,这是他的活才对!”

岳妍还是淡然地道:“他能警戒一整个晚上吗?”

李小玥迟疑着道:“呃……不能,但这和我说的有什么关系?”

“既然不能,那么后半夜总要把我们叫起来的,你愿意晚上十二点起来直到天亮吗?”岳妍又反问道。

李小玥有些明白了:“好吧,不愿意。萧敬其实是在照顾我们,对吧。”

见她清楚了,岳妍也就不再回答,老僧入定一般,坐在一块防潮垫上。

很快,到了晚上十二点,萧敬被叫醒了,他看了看表,发现比自己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知道是她们想让自己多睡一个小时,会心一笑,也不多说,便把睡袋整理好,出去警戒了。

萧敬在防潮垫上盘腿坐下,不一会儿,已经感到有些寒意了,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短袖T,和一件冲锋衣外套罢了,有些低挡不住这十一月的深夜寒风了。

他抱着肩膀,突然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孤独,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连同伴都死光了,这料峭的寒夜也加重了他的负面情绪,他只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无论做什么都会失败,然后让自己身边的人为他的没用付出代价!

于超是这样,俞文静也是这样!

我真的能行吗?他不禁这样问道。

突然,他背后响起了脚步声,萧敬回头一看,发现竟是岳妍。

萧敬用眼神询问她为什么不去睡觉,岳妍没说什么,只是把一床毯子丢到他身上,便转身走了。

岳妍的态度很冷淡,但萧敬知道她的性格就是如此,身上的这一床毯子让他心中涌上一股暖意,自己还不是一个人,还有同伴,不是吗?

虽然这同伴不是很友善……

萧敬用毯子把自己包起来,仿佛便被同伴围绕着一般,顿时就不冷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萧敬有些自责,既然知道自己能力不足,那么有时间自怨自艾,还不如用这时间修炼来得实在。

想到这,他便紧了紧毯子,开始进入浅层的修炼,留一部分的心神用于警戒,他的五感较常人更为敏锐,即便只是一部分心神,也足够做好警戒工作了。

他开启内视,注视着经脉如同一条条河流,灵气就如同河水奔涌,小溪汇入小河,小河汇入大河,大河则会进入一片黑暗之地,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萧敬不知道那一片黑暗是什么,只知道那里便如无底洞一般吞噬着灵气,进入萧敬体内的灵气起码要被它夺走九成,剩下的才会被用来强化经脉和身体。

但这次,萧敬却不打算就这么耗着了,这次的失利给了他很大的打击,实力的确是太过孱弱,这使得很多东西都不可挽回,他有种迫切的提升实力的冲动。

他要在今天尝试着彻底解决这个麻烦,至少要弄清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将心神小心翼翼地凝成一小股,慢慢顺着经脉探了下去,当他到达最大的几根经脉时,他感到前方传来一股微弱的吸力,并且在不断增强。

很快的,吸引力增强到了萧敬需要耗费一点精力去抵挡的程度,之前就是在这里,他察觉到威胁,果断地返回了,这回,他打定主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随着他的前进,经脉已经越来越宽阔,在萧敬的感官中,已经宽大得几乎看不到边际,但依旧能感觉到,一丝丝灵气渗透入经脉中,让经脉继续扩大,能够容纳更大量的灵气同行

渐渐地,灵气洪流似乎开始旋转起来,一股离心力要把他往经脉壁上甩,流速也愈发湍急,发出潮水一般澎湃的声音。

洪流拍打在经脉壁上,激起漫天的水汽,而在洪流底部,经脉壁分泌出一种物质,让灵气中的杂质不断沉淀下来,沉入底部,同样被吸收,接着等待时机排出体外。

但萧敬依旧无暇去看这些从未见过的奇观,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随着奔涌的洪流一路跌跌撞撞,直接向着黑色的空洞中撞去。

萧敬使尽全力想要停下来,但却是徒劳,流速是突然加快的,似乎存在着一个界限,黑洞对这个界限之内的掌控力无比的强大!

使得萧敬前一刻还处在安全的环境,下一秒就已经掌控不住局面了!

他无可阻挡地,身不由己地跌入了那一片未知之地。

希爱力他达拉非每日一次
运动损伤如何治疗
月经量多能吃什么调理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止咳药选哪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