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至尊透视眼 第598章 伤者的享受的待遇

2020-01-17 01:5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第598章 伤者的享受的待遇

这次受伤,苏哲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

其实伤势在半个月前,伤口就恢复得很好。只是江子菡等人过于担心,除非好彻底了,不然不同意他出院。

受了重伤这事她们气都完全消,苏哲要是不按照她们的安排,恐怕他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哄女人。

回到家,苏哲整个人就轻松很多。

没有医院的酒精药水味,感觉家里每一个地方的空气都是清新的。

阔别一个月,家里的格局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不过他还是注意到有几处做了改变。

“珂姐认为你近来老是碰上不好的事情,会不会是家里的风水布局有问题。于是在你住院期间找了几个大师来看过。最后根据大师的指点,将一些地方做了改变。”

唐雨解释道。

这样的布局改变没有将之前的大格局改变,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夏珂跟她们商量过这事,做为现代的女性,一个个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成长的,关于这些并不是很相信,但不会反对它的存在。

有句话说,存在即合理。

细想苏哲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唐雨她们也觉得会不会是风水布局有问题,就同意夏珂的提议稍微改造。

苏哲翻了翻白眼,没想到他出事,都让她们几个变得迷信了。

虽说这轻微的变化让家里看起来更加宽敞有格调,但日后他要是再麻烦,不知会有哪个站起来说是这栋房子与他的命数相克,最后选择举家搬迁。

真有那种事情发生,就够折腾了。

夏珂她们是担心过度,本意是为自己好。

苏哲觉得,要想让她们真正放心,接下来就要特别安分守己才行,不能再弄出什么大动静。他住在这里暂时觉得很舒逸,可不想搬来搬去。

最主要是想找合适又像这栋这么大的房子不好早。刚享受过四人行,苏哲可不想日后让她们一人住一个地方。

受伤的肩膀是可以活动,还是不能做激烈的动作。苏哲也不想再躺回医院闻酒精药水味道,回来后很老实的哪都不去。

不过他还是挺享受的,借着手受伤,晚上洗澡时享尽各种艳福。

夏珂、唐雨、青岚三人每天晚上洗澡就轮流来侍候苏哲。有时候江子菡会过来,她们就齐齐推给她。

夏珂三人每次说是替苏哲搓背,最后都给折腾得累死累活。

星期六晚上是青岚的任务,到点后,苏哲很自然的进入浴室等着她出现。

青岚拿着换洗衣服进来说道:“你这家伙每天晚上都将替你搓背的人弄得欲仙欲死,看你这个样子哪需要搓背。我们商量过了,明天晚上你自己洗,才懒得侍候你这大爷。”

苏哲拿着花酒喷过去,青岚身上衣服顿时就湿起来。若隐若现的画面,瞬间让浴室充满着香、艳的味道。

青岚用手抵住水花狠狠的瞪一眼:“都多大了,还想小孩子那样子。我都没换衣服,这下好了,连衣服都不用换了。”

苏哲走过去将青岚搂进来,捏着尖滑的下巴说道:“反正都是要脱,换不换都无所谓。”

“你可别乱......”

后面的话青岚根本没机会说出口,苏哲覆盖住她的湿润。刚打湿的头发,有水珠从发尖上滴落下来。苏哲在进浴室后就脱掉上衣,水滴落到他身上有些冰凉。不过浴室的热水笼不断的流着水,浴室里让水蒸气给弥漫住,并不会让人觉得冷。

苏哲解开青岚的衣服,熟练的伸手到后面解开内衣的扣子。

一对大白兔蹭的一下就跳出来在苏哲的面前晃动着。手指在笋尖上轻拨着,青岚咬紧双湿,时不时发出轻微的声音。在情、欲迷离的时候,青岚主动的抱住苏哲的脑袋,让他低下来去咬住笋尖。

牙齿在上面轻轻咬着,青岚的身体传来一丝异样。苏哲的双手没有停,将青岚的裤子脱下来。捡起花酒,水花湿落到两人的头上。水珠瞬间将青岚身上仅有的贴身内裤打湿,那片黑色的森林开始呈现出来。

苏哲手指顺着手指在黑森林处隔着最后的遮羞布慢慢戳动。青岚有点把持不住,双腿往苏哲身上靠拢,腰间轻扭着摩擦起来。

等到欲、望到头,青岚将苏哲身上的衣物脱下来。看到那一根坚挺的东西,玉手在上面轻捋着。

温热的水流顺着手臂落到上面,青岚一边捋动一边清洗。

好一会,青岚拉住苏哲的手让他停下来,嘴角露出妩媚性感的笑容,人缓缓的蹲下去。

望着昂头迸进的东西,青岚鼻子挤了挤说道:“真丑。”

头慢慢的凑进去,将那根被说为“丑”的东西含住,来回吮、吸。

本来是准备洗澡的,可这场澡洗下来,两个人仿佛是经过几场大战累得气喘吁吁。

擦干身上的水珠,穿好衣服青岚说道:“下次你找子菡帮你洗,反正她喜欢玩各种花式,这样折腾实在是太累人了。”

苏哲嘿嘿笑道:“多试几次就习惯了。”

青岚横一眼,拿着衣服出去。

碰到夏珂,她的眼里露出暧昧的眼神说道:“你还真宠他,这澡都洗了这么早。”

青岚摊摊手:“谁让咱们家的男人厉害,幸好姐妹多几个,真让我一个人,我还是早早就跑掉。不是他满足不了我,而是我满足不了他。”

苏哲的女人是有几个,夏珂心里其实是有点吃味的。但像青岚说的那样,或许是多几个人,不然按自己真的是满足不了。有好几次,当她已经达到顶峰,不能够再要了,苏哲还没有释放出来。

手嘴并用都要弄很久。

有时候夏珂索性喊他去找唐雨或者青岚继续下一场。

刚开始与苏哲在一起时还能够满足他,起码大家还能够一起达到顶峰。现在每次都是她要得足够,却无法让苏哲同时达到那个享乐程度。

有时候夏珂会想多尝试一下过年那种情况,说不定这样子能够让苏哲到时不用跑来跑去。只是这种事情,她哪好意思自动跟青岚商量。那天晚上还是半开玩笑,她们以为苏哲不可能在半小时找到人的,谁知根本用不了半小时。

没有那种机会,这种令人羞于启齿的事,她当然不好意思先开口。

这么多姐妹当中,敢开口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江子菡。

夏珂寻思着要不要旁敲下江子菡,让她来主动。

苏哲不知道夏珂有这样的想法,要是让他知道不知有多兴奋。事实身体上的变化苏哲是感觉到的,毕竟每天晚上都勤奋耕作,但没有掏空身体的情况,反而越来越猛。

思前想后,苏哲认为可能是与他体内的实力增加有关。

自从跟师父修习气功后,每天吐气呐气,不管头一天多累,睡一觉起来人都是精神百倍。而在突破到王者之威的境界后,他的需求就越来越大。

以后只要折腾久一点,一个人就能够满足他。这些日子,每次都是上半场夏珂这边,下半场可能会在唐雨或者青岚那边才能够让体内的欲望释放。

男人能够这样子都是很欢喜的,但偶尔苏哲也愁。

他觉得,还是应该将江子菡她们几个游说住进来,不然夏珂几个快要让他折腾坏了。

从医院回来再休息半个月后,苏哲觉得他再不活动就要发霉了。在江子菡的再三检查过后,苏哲得到恩准,得以重见天日。

在吃过中午饭,苏哲准备去公司一趟。快要两个月没去公司,都不知道有没有员工把他给忘了。

不过在出门前苏哲接到钱老的,说有个人想见见他。

钱老叫到,苏哲不能不去,只是对于要见谁,心里感到疑惑。既然是钱老安排的,到时去了就知道。

跟钱老见面的地方不是在他房子那边,而是在距离昆城有两百公里的阳山市。

与钱老碰面后,苏哲问道:“钱老,我们准备去见谁?”

钱老反问道:“你的伤势如何了?”

“好得七七八八了。一般重活无大碍,最怕是碰到实力要高的敌人,这样恐怕对付起来不好使用全力。”

钱老呵呵笑了下:“其实等下要见的人你们之前见过的。”

苏哲脑里瞬间闪过一大堆人,钱老的意思应该是最到的,可是古董造假案他见过的人不少,猜不到哪个。

“其实今天你要见的那人想做的事,早之前我就想那样做了。不过当时看你并没有那个意思,如今时机成熟,加上你之前的表现,我倒是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

苏哲听得一头雾水,他可以用读心眼看穿很多人的心思,像钱老这种,他自问没有那个能力。

沉吟片刻,苏哲问道:“钱老,你准备带我去见彭司令?”

听钱老的话,有这个意思,像是让他为国家效力。

钱老微微一笑,并没有回话。苏哲心里有嘀咕,但是面对钱老,就算有异议都不敢当面说出来。

车子在一家招待所停下来,苏哲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瞬间知道他想错了。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
北京同仁医院怎么样
沧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济宁治妇科医院
新疆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