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觅仙 第三百一十四章 子母阵

2019-10-12 21:14: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三百一十四章 子母阵

众人都答应下来,同时也用神念密切的留意着其他人的举动。

周围都是炫光晶,泛出的光芒虽然微弱不足以照亮周围,但在这黑暗之中十分显眼;众人的目标十分明确,所以互相监督,看看其他人是否趁机偷偷摘取炫光晶。

虽然这里十分黑暗,但众人相隔不太远,这种情况下,任谁想偷偷的摘取宝物,或者是有异常的施法动作,都逃不过其他人的神念监测。

“李道友,你这是要去哪里?”赵松忽然出声问道,他感应到李慕然正缓缓向某处飞去,飞出了数十丈。

“在下只是想分散开来施法,将远处的炫光虫都灭杀或吓走。”李慕然淡淡的回应道,同时停在原处。

赵松点了点头,众人随即都分散开来,各自相隔数十丈开外。

随后,在薛必应的一声号令下,众人各自同时出手,施展出一片金光,或是一团火光。

李慕然随手祭出了几张火龙符、并一一激发,后者融合成一个大大的火团并轰然爆裂开来,形成一片巨大的火光。

周老头夫妇则祭出了几只机关兽,这些机关兽各自吐出一道道明亮的光柱、向四周射出。

赵松等岁寒三友三人,联手祭出了一套简易的三人阵法并瞬间激发,顿时一片片绚丽的霞光从法阵中照出。

薛必应则抛出了一颗金光灿灿的圆珠,后者砰然自爆,化为数闪耀的金芒。

七名修士各展神通,但基本上都是借用外物施展出各种灵光,尽量不消耗自身的法力――毕竟在刚才激发七星伴月阵的过程中,七人已经消耗了不少法力,如今体内的法力可是十分珍贵。

七人联手之下,顿时各色灵光冲天而起,将周围照的十分明亮。

附近的炫光虫,纷纷在火光金光中化为一缕青烟消失,有些则“砰”的一声化为一朵烟花般绽放、然后消失。

远处的炫光虫,虽然没有直接被这些火光金光波及,但也都吓的远远的飞入了黑暗之中。

有十几只残余的食光虫,感应到此处的光芒,顺着光芒飞来此处,吞噬着周围的灵光。但这小量的食光虫能否吞噬的法力有限,所以对李慕然等人也不能造成什么威胁。

不过,灵光大闪的刹那间,众人也看清了此处的环境。

原来,他们身处于一间石室之中,周围除了炫光晶外,还有一副骸骨,那骸骨周围,还有一堆瓶瓶罐罐的宝物留下。

那些瓶瓶罐罐,显然都是培育蛊虫的蛊盅,只是年代久远,是否还能使用也很难说。

除了蛊盅外,还有一些令牌、玉简、法器、灵石等宝物,其中有一柄赤色小剑,剑身在灵光的映照下,居然泛出一层流动的如光晕般的光华,正是传闻中的宝相之光。

“法宝”众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禁都将目光向此处投来。

众人见到法宝后,自然而然的都是心中一动

,但是却同时也发现,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李慕然恰好就在这骸骨和遗宝附近,似乎他早已经知道此处有宝物一般。

赵松见机极,立刻就是张手虚抓,顿时施展出一股赤色霞光向那遗骸旁的宝物卷去。

可是,李慕然毕竟近水楼台,他只是随手的袖袍一挥,便有一股形之力化为一股清风卷去,这股清风不单挡下了赵松施展的赤色霞光,是将那些宝物一卷的统统收入了自己怀中。

“啊,蛊神令”薛必应脱口惊呼,不过此时,那些宝物都已经被李慕然收起。

众人立刻不约而同的将李慕然围在了中间,赵松面色一沉的喝道:“李道友,你这是要独吞宝物么?我等早已经说好,此次寻宝宝物平分”

“不然,”李慕然淡淡的摇了摇头:“我等之前所指的宝物,是指炫光晶,并没有提及这上古修士遗物。”

“就算如此,这些宝物也是我等一起发现的,见者有份,李道友就这样私吞,不怕引起公愤么”赵松神色加冷峻。

李慕然微微一笑:“在下并没有打算部私吞。于情于理,在下都会拿出这些宝物与诸位道友一起分享。不过,这些宝物毕竟是在下首先发现并得到的,在下打算先从中挑选出一件宝物,剩下的再由诸位道友均分,这么做也算十分公平吧”

李慕然提出的这种分配方案,已经是极大的让步,在修仙界中要让修仙者已经到手的宝物主动交出来,实属相当难得之事,况且李慕然只提出拿走其中一件宝物而已。

谁知,其余几人都是不约而同的连连摇头否决。薛必应是直接说道:“不行蛊神令只有一枚,你选走了,我等损失岂不是极大”

“蛊神令?”李慕然心中一凛,薛必应两次提及的这个名称,他从未听闻,但似乎不是指那柄小剑法宝。

孙梅接口说道:“可不是么,毕竟其他宝物的价值,都不能与那枚蛊神令相提并论,即便是那柄小剑,虽然是件法宝,但也不能与蛊神令的价值相比李道友若是拿走蛊神令,就相当于拿走了所有宝物价值的八成以上这显然不公平”

李慕然心中暗惊,这些人口中的蛊神令究竟是什么宝物,居然连法宝都不能与其相比较。

“那些遗物中,的确有几枚样式古朴的令牌,莫非其中一样,便是那蛊神令?”李慕然心中暗道。

从这几人的表情来看,似乎都发现并认出了那枚蛊神令,看来有关于蛊神令的说法,在此处的修仙界附近流传较广。只是因为李慕然初到此处游历,所以并不知情。

李慕然原本只是打算将法宝小剑挑走,将其他宝物交出,如今听到他们这么说,自然也改变了应对。

“那又如何?”李慕然不动声色的说道:“薛道友也说了,这蛊神令只有一枚,我等七人中,也只有一人能得到这件宝物,若是连先发现并得到此宝的在下都不配拥有,不知哪位道友才有资格将其拿走?”

此言一出,众修士都是难以回答。很显然,每个人都想得到这件至宝,但都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其他人放弃,相比而言,第一个发现并已经得到此宝的李慕然,的确是有资格收获这件宝物的人选。

片刻后,赵松冷冷的说道:“哼废话少说修仙界一向以实力说话,谁能拥有蛊神令,就看他的实力和造化否则宝物在手,只是引火烧身”

也不知这岁寒三友之间互相传递了什么信号,在赵松话语刚落之际,三人就突然间同时出手

三人联手施展的那座闪耀出片片绚丽霞光的小型阵法中,忽然间飞出了一道刺目的银辉光柱,后者笔直的击向了一旁的薛必应。

薛必应正毫防备,他与岁寒三友向来颇为交好,才会相邀一起寻宝,怎会料到居然在发现蛊神令之后,他们会立刻对自己痛下杀招

危急关头,薛必应体内仅有的真元法力,立刻化为一层凝厚的金光护在身前,同时他还立刻祭出了一件盾牌状的防御法器,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能做出这些动作,也算是反应极

不过,在那银辉光柱的照耀下,薛必应的护体金光仿佛纸糊一般被轻易的击溃,而他身前的盾牌,也在一声呲呲轻响中被烧穿了一个大洞。

而薛必应的身躯,也在这银辉光柱的余威一击之下,顿时小腹处被击穿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这正是他丹田所在之处

人身三大要穴,头部的祖窍、胸口处的膻中,小腹下的丹田,都是修仙者的要害,如今丹田被毁,薛必应立刻就此陨落。

“月光”李慕然大吃一惊,他十分清楚的感应到,刚才岁寒三友动用的那银辉光柱一击,与灵兽小白施展的月光术颇有相同之处,都蕴含了一缕精粹的月之精华,而且岁寒三友联手施展的这一击,其威力还在小白的月光术之上

“子母阵”周老头大骇的说道:“你等果然早有不轨企图,居然静心布置了子母阵想必那山洞中的七星伴月阵是母阵,而你等三人此时施展的便是子阵。传闻中子母阵极难掌握,而一旦成功,子阵就能召唤出母阵的部分威能

“原来如此”李慕然心中一寒,如果周老头没有说错,那么这岁寒三友就能利用那七星伴月阵的威能,来对付他们几人

那七星伴月阵,可是由七名神游后期顶峰的修士耗尽大量法力才联手布置出来的阵法,蕴含的威能极为惊人

所以薛必应虽然也是修炼多年的神游后期修士,一身神通本领在同阶修士间也是尚算可以,但却不敌这银辉光柱一击,立刻毙命

周老头惊骇之余,恨恨的斥道:“正是薛道友将我等带到此处;而且薛道友还与你岁寒三友向来交情不浅,你等居然下此毒手”

赵松冷笑一声:“哼在蛊神令面前,这点交情算什么”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是否好
北京熙仁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最好的大夫
北京熙仁医院效果怎么样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在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