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三百二十四章 时间延展

2019-12-05 07:1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三百二十四章 时间延展

“刘璃,感觉到了吗?”伊芙丽特的动作犹如舞蹈一般,掌心中的绿色火焰于充斥着“混乱元素”的空气中划出两道美妙的流光。但这艳丽的色彩在四周的狂狼看来,却是催命的玩意。且不说那荧绿的火焰蕴含的高温和爆炸时的威势,哪怕被擦到碰到就深入灵魂的痛楚就让这些魔兽胆寒。

“啊……如果它们刚才就发动偷袭,没准混乱之下还真容易受伤,不过耐心这东西啊……有时候考虑得太多反而会错过战机,不管是对人还是对野兽都是一样。”刘璃还有闲心在“心灵沟通”中发表这样的言论足以看出他此时的状态,随着逐渐摸清狂狼的战斗习惯,他也愈发游刃有余,至少在那些暗中窥伺的“猎手”没有扑上来之前,眼前这些普遍二阶的狂狼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威胁了。

“哼,这么大意小心一会儿吃亏。”伊芙丽特嘴上说着,下手的速度倒是一点都没有放缓。不能跟族人待在一起让这位红魔族少女心里怨念颇深,之前只能靠捉弄刘璃来稍微排解,这会儿倒是可以在狂狼群中开着无双大肆发泄了。不过她对刘璃的态度,倒也没有因为得到新的发泄途径有所好转就是了。

“小心!来了!”刘璃本欲忙里偷闲地在战斗之余,继续跟粉毛拌拌嘴,却猛然惊觉那些伺机而动的潜伏者恰在此时发动了袭击,目标正是身陷狼群之中的红魔族少女。

“还用你提醒!?”早有准备的伊芙丽特这会儿还不忘在“心灵沟通”中回应一句,却不影响星罗棋布的荧绿火球自她身周凝聚成形。红魔族少女散去了掌心中的烈焰,双掌合十于胸前,环绕着她的数十颗火球随着她双掌相击的动作爆裂开来,足足笼罩了二十米范围内的每一处空间。十余只中阶狂狼的合击阵势,被这一轮猛烈的爆炸撕扯得支离破碎。

伊芙丽特忽然感觉身上一僵,随之而来的还有让她汗毛倒竖的恐惧。她仍然可以调动元素的力量,凝聚熟悉的“惑乱之焰”也没有丝毫滞涩之感,但身体却完全不受自己掌控,除了僵立于原地,哪怕动动手指都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一方面是来源于暗中潜伏的那只高阶狂狼的威势震慑,另一方面则是出自刘璃之手的法术禁锢,“刘璃!你!?”

伊芙丽特的惊怒等来的不是刘璃的解释,也不是高阶狂狼的尖牙与利爪,而是那打着转纵劈而来的“归亡”。旋转的巨镰不仅蕴含着沛然的力量,还有那在蓝色元素加持下的极速。这柄凶器直直刨入狂狼的颅骨之中,将恐怖的高阶魔兽钉死在地面上,那血盆大口距离粉毛不过半米有余。

“你什么你!?我是怕你乱动被误伤,都叫你小心了,还好意思说我大意?”伊芙丽特之前一轮爆发直把刘璃逼退至二十余米开外,等再想救援已是不及。无奈之下刘璃只有把手中的“归亡”投掷而出,这还是利用黑洞传送缩短距离才终于赶上替她解围,“小心点儿,有高阶狂狼入场了!你之前可没告诉我这些狂躁的家伙居然还有这么出色的隐匿能力,要不是我留了个心眼儿你已经受伤了!”

“你……哼!”粉毛自知理亏,这会儿倒也没再嘴硬,只是那忿忿不平的语气和那越来越重的出手足以证明她此时的心情绝不算好。不过伊芙丽特这会儿也后怕不已,刚刚若不是刘璃及时出手,或许现在自己已经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了,“你到底还要多久才能算出来那个什么落点!?”

“不需要计算了……”原本计划以黑洞传送脱离围攻的位置如今已经被空间乱流覆盖,不过刘璃敏锐地发现,那里的乱流正在逐渐减弱,按照这个趋势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完全恢复平静,现在两个人需要做的,只有坚持。解除对伊芙丽特禁锢的同时,穿过黑洞闪身至这只粉毛身边的刘璃从高阶狂狼的尸首上取回自己的武器,将感知扩展到极限,“高阶的敌人不止这一只,你不要离我太远,专心扰乱远处的狼群,靠近的这些交给我来对付……再坚持最多半小时,到时候我们突围出去!”

“半小时……好吧,没问题!”伊芙丽特这会儿完全是在咬牙死撑,之前那一轮爆发着实让她消耗不小,但让她现在承认无力再战她又如何甘心,粉毛可不想被刘璃小看。

听到这底气不足的回答,刘璃怎会猜不到身后这只粉毛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过他也没有再接这茬,只是紧了紧持着“归亡”的手,下定了决心,“唉,这下说不得得动用一些超越常规的力量了。”

刘璃此时的状态还好,只是他始终记得临行前克罗希司的叮嘱,不敢将自身的实力完全爆发出来,战斗起来束手束脚。“恶魔界”在失去掌控者之后,稳定性每况愈下,再加上“混乱元素”本就是最为桀骜的元素,刘璃自进入“恶魔界”起,一直未曾动用过除红色法术之外的中阶法术,生怕引起陷入混沌的世界意志注意。

刘璃将意识一分为二,一边注视着周围那些被震慑在原地,一时间围而不攻的狂狼,另一边则沉入冥想空间之中。他并非为了施展什么高难度的法术,而是要触动冥想空间中那枚元素结晶,激发龟裂到第三层的心武力量。

三种截然不同的气势自刘璃身上依次爆发:

最先扩散开的是沁入骨髓的死亡气息。被刘璃挡在身后的伊芙丽特忽然有一种如坠冰窟之感,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结一般。“恶魔界”中几十年的颠沛流离,她也有过数次险死还生的经历,却从未觉得死亡与自己是如此接近。这个挡在她身前的身影,仿佛就是“死亡”这一概念的化身,仅仅是多看一会儿,就觉得自己在向着亡者的归宿之地沉沦。

紧接着是那深沉如渊的敌意。对于这阵猛然爆发的敌意,伊芙丽特的感触倒是不深,但周围狂狼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夹着尾巴后退的一幕她却是看在眼里

。狂狼的名字里既然有一个“狂”字,足以证明这种魔兽的习性。伊芙丽特在这片丘陵外围活动的几年中,可是从未见过有哪怕一只狂狼因为恐惧退却。

在第三种气势爆发的刹那,刘璃给伊芙丽特的感觉再度产生了变化。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忍不住要赞颂生命的伟大。那是一种生生不息的坚韧,仿佛这世间再没什么东西能将他击垮。

将心武催发到极致给刘璃带来的可不仅仅是气势的暴涨,而是实打实的战力提升。在奥德大陆,武者是可以与施法者分庭抗礼的战职,在神秘度上,武技并不比法术逊色。

施法者在中阶时就能触碰到空间要素,但真正以一己之力拨动规则线,以自身的实力触碰这世界的基石,只有少数天赋拔群的六阶施法者才能做到。

相较于施法者,武者对世界本质的探索更加艰难。那些有天赋,有毅力,又有鸿运加持的幸运儿,在探索内心、磨炼技艺的过程中,将心武与身武融合,却同样有机会触碰世界根基另一端——时间要素。

解除了第三层心武限制的刘璃,此时恰好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狂狼,高阶,数量……四……”刘璃感觉自己的思维变得缓慢异常,仅仅一个念头就要在脑子里回荡好久,才能得到确切的信息,但比起他的思维,四周的一切却如同静止。

刘璃只觉得自己深陷流沙之中,每一个动作都要拼劲全力,空气的阻力仿佛被放大了千百倍,仅仅是挥舞手中的“归亡”都变得艰难无比。不过在这样的状态中,他也有更多的时间观察周遭的一切,有更多的时间……调整自身。

在伊芙丽特的视野中,摆脱了恐惧的四只高阶狂狼迅速疾风,当她发现它们的身影,这几只凶悍的魔兽距离刘璃已经不足两米。但仅仅一个瞬间,她甚至都没有看清刘璃的动作,四只狂狼便倒飞而回,那一身异化的鳞甲寸寸碎裂,完全不似利刃砍伤,反而像是受到不可抵挡的巨力冲击一般。

“这……发生了什么!?”粉毛姑娘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离奇的一幕,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刘璃似乎完全没有动过,从头到尾就保持着手握巨镰严阵以待的架势,四只高阶魔兽就这样命丧当场。

“呼……你可以休息一会儿了,这边可以交给我了。”刘璃也只是做了个尝试,没想到出乎意料的顺利,而且进入“时间延展”状态的消耗远比他想象中要小得多,这会儿除了因为不够熟练,导致精神上略有疲惫,体力消耗甚至比平时运用武技还要轻松一些。

“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哎?这个世界还有鬼呢?”

“少……少废话,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啊,这个啊……我不告诉你。”

刘璃无赖般的回答惹得粉毛一阵咬牙切齿。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小孩半夜咳嗽
儿童中暑怎么办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分享到: